小小橙子啊

你是我之外

 晚到的高考渣梗→→

0#

1:21pm。 
阿鲁巴发出轻声的咽呜后将草稿纸揉成了一团。 
 
1# 
1:44pm
玻璃杯的杯底凝结着一层水汽。德伊菲尔瞪着阿鲁巴。 
眼前的这个人,与其笔下换算公式的速度成正比的是纸张在空气中轻轻摩擦出细语的频率。 
阿鲁巴两眉微皱,抹茶色的瞳仁一会儿收缩一会儿放大。低着头时光影交错在脸颊上投下深深浅浅的光斑。 
德伊菲尔低下头对着手中的推理小说若有所思。 
 
2# 
2:54pm
今年夏季没有年来的炎热,从窗外淌进的风带着这个夏季特有的湿润感。 
阿鲁巴正头也不抬地做题,德伊菲尔正捧着推理小说坐在对面。 
方体的空间里除了翻书的声音就是窗外没什么精气的蝉鸣。 
“呼—”复习完数学的阿鲁巴松开手中的笔,揉了揉酸痛的手腕。 
德伊菲尔早就不再关注手中的小说,黑曜石般的眼眸正泛着一丝暧昧不明的情绪,而那瞳孔上倒映着的一直是在这房间里的另一个人。 
阿鲁巴抬起头来正好撞上对方的视线。 
1、2、3、4、5、6、7、8、9、10、11、12。 
阿鲁巴原以为对方会像往常一样害羞的避开脸,结果却是自己抱着“让他再害臊一次”的煞笔想法煞笔似的和他对视了12秒卧槽。 
 
3# 
3:05pm
“我我我我我想,那个我去倒水。” 
于是阿鲁巴唰的一下脸红起来,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然后尴尬地站起身准备离开。 
德伊菲尔却起身拉住阿鲁巴并轻轻的将他揽进怀里。 
“德伊菲尔桑?”阿鲁巴顺从地依偎在德伊菲尔的怀里轻声唤着。 
“阿鲁巴桑看上去很辛苦。”德伊菲尔低吟着“高考虽然很重要但是阿鲁巴已经好久没休息了。”说着他溺爱地揉了揉阿鲁巴的头发。 
“……嗯。”阿鲁巴欲言又止“抱歉德伊桑,让你替我担心真的很抱歉。” 
阿鲁巴露出一如既往大大咧咧的微笑“还有就是谢谢。”边笑着伸出手帮眼前人有些松散的领带系好。 
感受到从颈间传来微热的温度和温柔的触感。 
听见随着领带逐渐拉紧布料间摩擦出轻微的声响。 
“欸,那个/////////”德伊菲尔低下头来对上阿鲁巴的眼睛后又不知所措地避开视线“并没有什么、为什么要道歉…嗯…因为是是阿鲁巴所以…总之高考只要尽力就好别太大压力。” 
唔唔唔唔糟糕阿鲁碳好可爱!这样下去分明就心跳不止啊啊啊啊喂喂。德伊菲尔的脑海里有一万只假熊猫奔过。 
“诶嘿嘿,今天德依桑居然难得的没有害臊觉得有些特别呢*(*´∀`*)☆但是德依桑就是德依桑,害羞才是德依桑的专职啊!” 
“唔唔、啊,我我我去给你倒水。”德伊菲尔支支吾吾地说。 
 
4#(附赠) 
所以说是要进入考场的那个时间 
门前挤满了聒噪的人群。 
“唔啊啊啊啊啊虽然之前还觉得准备充分的说,但是到了门槛上还是会觉得…”阿鲁巴抓了抓头发“超、不、安!!”于是他闭上眼作出了一心一意祷告的样子。 
德伊菲尔注视着他两眼间淌出温暖的笑意。 
 
“希望阿鲁巴君高考大捷。” 
希望阿鲁巴君考上理想的大学。 
希望阿鲁巴君高考大捷。 
 
阿鲁巴君一定可以的。 
 
“哈哈哈哈哈哈,什么嘛德伊桑这个样子绝对不行!”阿鲁巴噗嗤地笑出了声。 
眼前这个还是一如既往顶着黑眼圈头发乱糟糟的男人祈祷什么的绝对违和啊哈哈哈哈哈哈。 
“这样吗、不过我倒是想这个样子能不能给阿鲁巴桑增加点好运呢。”德伊菲尔一脸认真的说。 
 
“喂喂,当做是麻烦了德伊桑的特别谢礼,等我凯旋了我就给德伊菲尔桑一个大大的吻吧!”阿鲁巴歪着脑袋两眼闭合成好看的月牙形。 
… 
“……阿鲁巴原来果然是天使吗//////” 
德伊菲尔光速捂脸。 
“诶诶?what?!!什么什么鬼啦!啊不不不不我当然是开玩笑的!!玩笑玩笑!!”阿鲁巴胡乱地挥手“再怎么说这也太太肉麻了吧!!喂喂喂岂可修你在笑吧是在笑吧!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偷笑,快把刚才那句话忘…” 
“好哦” 
 
德伊菲尔凝视着他的双眼。 
 
“就这么说定了。我等着。” 
 
 
end
 
 
啊啊啊啊啊,okkkkkkk了反正是清水。我还没高考所以bug什么的绝对会有也是理所当然的。 

是 不知道在干着什么悠闲工作的德伊x考生阿鲁巴 的脑洞,当然他们已经是恋人。

其实高考那段时间就有在写这个梗了...我为什么现在才写完ˊ_>ˋ

看了很多高三前辈高考时的样子觉得好累好忙所以如果阿鲁碳能快乐的度过这段时间的话那一定是有德伊的陪伴

在下擅自觉得如果正式交往后适应了德依害羞性格直率的还会开德依玩笑的阿鲁巴这样的设定很萌,所以就尝试了。

这里是KM。终于打招呼了.....先前一直在默默地看大大发福利被投食→→ 
请允许我我我我我我来撒一下平乏的脑洞。但其实我的脑袋根本没洞也是个渣QAQ。 
 看完这么无聊的东西的天使都非常感谢QAQ。

评论 ( 5 )
热度 ( 15 )

© 小小橙子啊 | Powered by LOFTER